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49)-- 笼罩在心头的愁云惨雾

  2017-05-15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出生于苏北农村,天生属于“马不扬鞭自奋蹄”的人。在29岁的年纪,通过自己持续的努力与奋斗,我成了一家民营软件公司的技术主管,年薪超过30万;在二线城市拥有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有一枚关系稳定,愿意与我谈婚论嫁的女友……当我置身在新装修好的房屋里时,我的自我感觉好极了,我甚至默默地承诺自己,要给自己一个长长的假期,以好好犒劳多年来奋斗不息的自己。


长长的假期,很快就成了我生活中的现实,只是,这不是我主动兑现自我承诺的结果,而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意外所给予我的馈赠。


两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凌晨三时许,我突然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记不清楚梦的具体情节,只是强烈地感觉到,像是有谁狠狠地扼住了我的喉咙,令我喘不过气来。我在灯下独坐了一会儿,待自我平复了悸动的心跳和不安的心情后,又躺下身子,继续进入睡眠状态。很快,我又坠入梦中。在梦中,我不再是被人扼住喉咙,而是不断地在翻越一个个陡坡,直到极度疲惫与虚弱地醒来。早晨6时,我如常地起床,在简单洗漱之后,开启了每天的晨练模式。因为疲惫与虚弱,我用散步代替了往日的慢跑,在走动中,心里不时泛起“今天不去上班”的念头。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一阵强烈的头晕向我袭来,我努力地不让自己摔倒,就地坐了下来。数分钟后,头晕有所减轻,我想站起身回家,在接连尝试了几次后都没能成功。慌乱中,我拨通了女友的电话……


被紧急送往医院后,我很快获得的医学诊断是:延髓梗死与左侧额叶缺血灶。经过十日的临床医疗后出院,但因为遗留右侧肢体动作笨拙与手部缺少灵活性,而被转介至一家综合性医院的康复科接受门诊康复治疗。治疗师在仔细阅读了我的出院记录后,认真地询问了诸如从发病到被救治的确切时间、病情最严重时的临床症状与功能表现、出现功能恢复的时间及速度、我所从事工作的具体任务与动作要求等一系列问题。接着,重点对我的右侧肢体与手功能的表现进行评估。最后,他向我分析并解释了疾病诊断与功能表现的关系,并表示,我的右侧肢体与手的功能必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好转至大致正常;一再地告诫我,在2至3个月内,注意保持充足的睡眠与精神放松,极其不鼓励我进行大量机械、重复的自我训练性动作;极力地建议我,将自己置于一个较为宽松的时间框架和熟悉的环境中,尝试做一切我所熟悉的事情,包括计算机操作。对于不能顺利完成的动作与活动,需要立即中止。考虑到我的体能、精神状态、路途较远、需要他人陪伴等现实性因素,我的治疗安排频率仅为每周一次。为了让我安心,他主动地加我为他的微信好友,以方便我随时向他反映不良情况与获得帮助。


现如今,我的右侧肢体与手部的功能,正如他所预言的一样,在一天天地进步并趋于正常。其中,最重要和最令我开心的是,我的双手操作计算机的能力已与正常时无明显差别。然而,当治疗师劝说我可以重返工作岗位、重回病前的生活状态时,我却犹豫起来。因为,医生没能为我找到导致这场病的确切原因,以至于我总是忍不住地会担心: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一幕还会在毫无征兆中再次上演,抑或在我某一次的深睡中,上帝会直接将我带往天堂。


这样的担心,令我倍感压力与沮丧,我想对着全世界大喊:谁可以帮我散去这笼罩在心头的愁云惨雾啊???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