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0)-- 疾病,让我下定了决心

  2017-06-06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今年75岁。虽然早过了退休的年纪,但还一直坚持在工作的岗位上。每逢有人问我,为什么还在工作?我总是习惯性地回答:因为,不忍心拒绝单位领导的挽留;因为,不舍得离开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人。若不是两个多月前的一场疾病,我似乎从来都没有认真地想过:什么时候不再去上班?不上班的日子究竟可以怎么过?


今年3月20日的清晨6时,我习惯性地从床上坐起身,并如常地在床上完成双脚的穿袜动作。然而,在准备下床时,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右侧肢体已无法动弹。站在身旁的老妻(一名退休的老护士)见状,立即冷静地说道:你可能脑中风啦!并利索地拨打了女儿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女儿开车赶来,立即将我送往妻子退休前所在的那家三级医院。熟悉就诊流程的妻子,径直将我送入每个大型综合医院都会开设的“脑卒中救治绿色通道”。所谓的“脑卒中救治绿色通道”,就是当医生怀疑病人为急性发作的脑卒中时,病人可以获得优先检查与治疗的临床诊疗程序。这样的程序,可以确保病人能够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获得明确的诊断与有效的治疗,从而减轻其脑细胞受损程度和减少脑细胞丧亡数量,减轻其功能障碍的程度或避免功能障碍的发生。


到达医院后不足半个小时,我就被确诊为左侧急性脑梗塞,并在大脑黄金救助期的4个小时内获得了溶栓治疗。在溶栓治疗后的第二天,我的右侧肢体开始出现快速的功能恢复,其恢复速度可以用“一天一个大变样”来形容。就当我乐观地以为,再过十天或半个月,我的右侧肢体就会彻底恢复正常时,功能恢复的“动车”却在病后的第五天,像是被谁切断了电源一样,突然停下了。尽管医护人员及家人都在极力地安慰我,但是,我的心情却一天天地变得沉重和焦虑起来。在病后的半个月,因为我的右手腕及手指始终没有动作出现,渐渐变得不再淡定的家人,决定带着我,舍近求远地踏上了康复治疗的路。


我的康复治疗过程,并不像我的医生和家人预测的那样枯燥和乏味,也不像我自己所设想的那样需要“勤学苦练”。相反,治疗师总是在简单的手法治疗之后,一边与我轻松聊天,一边让我完成多种多样的任务性或游戏性活动,并不时地就我在完成活动中的表现给予口头反馈、总结性评价、动作示范、手动性帮助或语言性指导。他所使用的语言多为正面的、带有鼓励性的,但并不令我感到浮夸,因为,他总能找到证据向我证明他说的都是基于事实。他给我布置的“家庭作业”则主要包括:保持心情放松与充足的睡眠;做能够较为顺利完成的自我料理性性活动;适当尝试那些以双侧上肢或单侧上肢(也包括健侧)大关节运动为主的日常事务性活动,如擦拭家具表面、整理桌面上的用物、收叠衣物等,但要注意避免偏瘫侧上肢的过度用力或不自觉地处于紧张或屈曲的状态;闲暇时,注意观察正常人的一举一动,或多在脑中想象自己正在做自己特别熟悉、擅长或喜欢做的事。令我开心的是,在他的看似简单、轻松的治疗、陪伴与指导下,先是我的右手腕,接着是手掌,再是手指,都出现了可以听从我大脑指挥的动作,并且动作的形式渐渐变多、随心所欲的程度越来越好。我甚至能够再次感受到功能恢复的“动车”又开始跑动啦!


计划中的三个星期的治疗时间很快宣告结束。见到我的犹豫和纠结,善解人意的治疗师并没有试图说服和挽留我,只是宽慰我说:庄稼生长需要时间,功能恢复也是一样。对您来说,心怀期待、适当行动与等待,都是康复治疗。


在返回老家的路上,回想这一个多月的生病时光,我意外地发现,除了向单位领导告假,自己似乎都没认真地去想过与工作有关的事,也没刻意地惦记和想念过谁。短暂的诧异之后,我做了个决定:彻底告别工作!


此次的生病经历,让我明白:很多时候,让我们拖延去做决定的,并非是某种诱人的利益或价值,只是懒惰而已——懒于挣脱生活的惯性。此刻,我想默默地对治疗师说:请放心,无论未来的功能恢复得怎样,我都不会再轻易熄灭心中的希望,我一定会用余生的时光,去尽力尝试和体会本应丰富多彩的生活!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