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1)-- “屋漏又逢连天雨”

  2017-06-19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是一名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并且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女人。相比于我的父辈、母辈来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也很满足于自己一日好似一日的生活。依照我近60年的人生经验,我觉得:勤俭持家、勤劳务实,做量力而行的事情,过内心踏实的生活,既是农村人应该守住的本分,也是实现家庭和睦与幸福的重要保证。


我育有一女、一儿。他们虽然与我一样,在学校读书只读到了初中毕业的水平,但他们的心气都要比我高很多,完全无视我的人生经验。先是女儿在初中毕业后,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守在家门口、做一份简单的工作,而执意去了大城市闯荡,并在几年后,与一名一起闯荡的同乡男子结了婚、生了儿子,然后,再通过双方十多年的共同奋斗,成功地变身为城里人。接着是儿子,他在离开学校后,也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家。他的打工生活,是从在饭店里给厨师帮厨开始,而且,一干就是好几年。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他主动回到了老家,与一位初中的女同学结了婚。结婚后,儿子使出软磨硬泡的功夫,艰难地说服我和老伴拿出所有的积蓄,资助他在家乡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小饭馆。儿子既当老板、也是厨师,儿媳负责收钱、当女招待,老伴负责采购和帮厨,我则负责给客人递送饭菜和所有的清洗工作。每天虽然很累,但几年下来,我们不仅在镇上置办了两套房屋,手头还能有些结余。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了一个健康、活泼、招人喜欢的小孙子。如果说,有什么令我有些不称心的,就是我在两年前患上了糖尿病,觉得越来越难以胜任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劳作。儿子、老伴也曾多次动心想要招人进店做帮工,可一次次都遭到了我的否决,我的理由只有一个:门店小,本来赚钱就不算多,我舍不得花钱请人。于是,这样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继续着,直到我发生了脑梗死。


在当地医院的医生确诊我为脑梗死后,为了保证我得到最好的医疗,女儿、女婿将我接到他们所在城市最大的一所医院。因为我的右侧肢体无力和说话有些不利落,他们又积极地为我申请了康复治疗。眼见得每天有许多穿白大褂的人在我身边忙来忙去,我想的最多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这得要花多少钱啊?我不好意思直接问穿白大褂的人,家人也都不肯告诉我。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差,饭量也在一天天地变少;我整夜地睡不着觉,以至于到了白天时,我既不想说话,也没气力走动和进行主动的康复锻炼;只要家人不在身边,就喜欢长时间坐着发呆和忍不住地流泪……很快,我就又新添了两个诊断:抑郁症和偏瘫侧下肢深静脉血栓(由长时间呆坐不动造成)。为此,我又不得不接受抗抑郁症治疗以及下肢深静脉安装滤网手术和长期的抗凝治疗,而花费了更多的钱。真是“屋漏又逢连天雨”,面对这样无情的现实,我一次次地想一死了之。


康复治疗师是最先察觉出我心思的人。他微笑着问我:如果不是自杀,你如何能死呢?你如果是通过自杀而死,请认真地设想一下,你的家人得承受怎样的舆论压力与伤痛?就你子女的能力而言,是承担经济压力更容易一些,还是其他方面的呢?


在我没能想清楚康复治疗师对我所提的问题之前,我就固执地要求家人带我回了家。但我不得不承认,是他的提问让我在思前想后与瞻前顾后中渐渐断了自杀的念头。尽管因为,儿子、媳妇在我生病期间,背着我,成功地说服了老伴,通过用房产抵押换取银行贷款的办法,不仅扩大了饭店的营业面积和经营范围,还雇了好几个人手,又曾引发我的失落和不开心,但当我意识到,事情已发展到我完全无力掌控的局面时,我反而很容易地就想开了和放下了。


如今,离我生病的时间已过去半年。眼见得儿子饭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自己的右侧肢体和说话能力也越来越好,我的眉头和内心也就跟着舒展开了,并渐渐地习惯和开始享受不忙碌、不操心的日子。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