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3)-- 往事,可以回首

  2017-07-17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2017年7月13日上午,我利用陪同一位亲人去省城某医院做检查的间隙,重访了我曾经接受康复治疗的场所。治疗环境虽有所变化,但所幸的是,当年为我提供主要康复治疗服务的治疗师依旧在,而且,在时隔近八年半后,他竟然能够一眼认出我,并清楚地记得有关我的很多信息。于是,我们有了如下的一场对话:


治疗师:我记得您是在2009年春节后,因2008年9月初的一场脑出血后遗留的右侧肢体的偏瘫而在我们这儿接受康复治疗的。当时,您的步行功能恢复得比较好,但是,对自己的右上肢和手的功能不够满意。我还记得,您当时的职业是一名小学体育老师,也是一所县城小学的一名副校长。


我:千真万确,您的记性真是太好啦!


治疗师:无论是总体的健康状况,还是精神状态,您今天看上去都很不错,这令我倍感欣慰;时隔那么久,您还能想到来看我,这无疑又增加了我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价值感。如果您不介意,我非常想知道,在您离开这里后,是如何度过那些身体受困、内心艰难的时光的。也许,您的亲身经历可以成为与您有同样遭遇的人们的有益的借鉴。


我:我非常愿意与您分享!虽然,我只在您这儿接受了一个半月的门诊康复治疗,但您对我的帮助确实很大,特别是您当时问我的那几个问题,让我迅速地理清纷乱的思绪,明确了康复目标。您说:我承认右侧上肢与手功能对您的重要性,毕竟在日常生活中,您与我都很习惯能够自由地选择右手或双手去完成我们的日常事务。但是,当右上肢和手不再能够继续有效率地承担先前的角色或完成相关的任务时,您是坚持与这种低效率死磕到底,还是可以考虑通过左右优势手的交换,尽可能快而有效地重新驾驭自己的生活呢?此外,根据您的判断,体育老师与副校长的工作岗位,哪一个与您当下的功能更匹配,你会更容易适应呢?这样的岗位,又分别会为您保留多长时间呢?如果,功能训练与继续工作只能二选一,您的选择会是什么?


治疗师:那么,您回归工作的过程顺利吗?有无遭遇特别的困难?


我:回归工作的过程还算顺利吧。离开这里后,我就申请回到副校长的工作岗位直到今天。所遭遇的困难,主要来自于自己的心理方面和社交方面。


治疗师:愿闻其详。


我:在心理方面,主要表现为不自信,害怕被陌生人行“注目礼”,不习惯接受和不知道如何得体地拒绝身边亲友的过度关心和帮助。病前的社交形式和活动内容主要为聚餐、饮酒、唱卡拉OK、打牌、打篮球等,由于受到疾病管理的需要和肢体功能限制的影响,不得不花费较长的时间在该方面做出种种适应和调整。


治疗师:能够再说的具体一点吗?


我:我得承认,在这场病以后,我的社交圈是缩小的,社交频率也明显变低。当然,这种情形,与我的主动选择有关。因为在私底下,我自己也认为这场病是与以前的不健康且频繁的社交活动密不可分的,还有,我也不想总是因为自己的某些不宜或不能,而影响他人的社交质量或改变他们的社交习惯。基于我下肢的功能接近正常,我现在的社交主要是通过“腿”来实现。与亲友的联系和互动,则更多地采取打电话、视频聊天与发微信的形式。


治疗师:您是如何看待或评价由这场病所引发的种种改变呢?


我:起初是被迫,现在是习惯和享受。这段特殊的经历,于我来说,更像是一场心灵的自我疗愈和修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甚至有些感激与它的早早“遇见”,因为,我的心境正因它而变得日益平静、放松、和谐和充满美好。我更接受和喜欢现在的自己。


治疗师:如果用百分制来形容您对眼下生活状况的满意度,您愿意为其打多少分呢?


我:九十分吧!我很满意自己在工作之外,能够有很多时间陪伴和留在家人的身边,也很高兴自己对家人不再有愧欠感,而他们对我也变得更满意。

……

告别治疗师后,我愉快地发现,这段经历在悄然间,已成为我可以不悲、不喜、平静回首和叙说的往事。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