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4)-- 爸爸,请耐心地陪我长大

  2017-07-31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是一名12岁的女孩,我与脑卒中康复治疗结缘的故事得先从一年多前所生的那场病开始。


在 2016年的3月初,刚进入小学五年级新学期学习生活不久的我,在毫无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出现了脸部的浮肿。爸爸发现后,立即带我去医院看医生,并很快被诊断为“肾病综合症”。出于治疗的需要,爸爸为我办理了一年的休学手续。在刚开始的日子里,我很开心自己不再需要被爸妈催着起床、逼着学习和书写那些似乎总也写不完的作业,然而,很快我又因休学生活的单调、孤独和无趣,而盼望能够早日回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身边。


在休学了整整一年之后,我于今年的3月初回到了校园。正当我以无比珍惜的心情,努力适应学校的生活和追赶学习进度与要求时,做梦也不会想到,另一场更为严重的疾病正在不远处等我。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3月25号,一个星期六的中午,吃完午饭的我,刚躺到床上打算午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左半边身子不能动了……从此,除了“肾病综合症”之外,我又多了一个医学诊断:“脑梗死伴左侧肢体偏瘫”。据医生说,“脑梗死”是“肾病综合症”病人常常出现的并发症之一。


在医院的病房里躺了20几天之后,由于我的左侧身体始终像“一堆烂泥”一样无法动弹,爸爸又忧心忡忡地将我送进位于省城的一家著名的康复机构。为了节省开支和方便照顾我的生活,爸爸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并冒着被解雇的风险,向其工作单位请了长假。也许你们会奇怪,我的妈妈哪儿去了呢?我的答案是:在今年的3月11日,我的妈妈生下了我的妹妹。与我相比,妹妹更加需要和离不开她的照顾。


经过三个多月的康复治疗,原本只能歪歪斜斜地坐在轮椅上的我,已能够在爸爸的陪伴下,一次性地走上一个多小时;左胳膊明显长了力气,而且能够顺利地举过头;在平常的生活中,已能够脱离对爸爸照顾的依赖。虽然我左手的活动能力还不够好,但是考虑到我已休学超过一年,治疗师阿姨与爸爸和我反复讨论了,对于我的人生发展来说,肢体的运动功能和继续学业究竟哪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所幸的是,我们比较顺利地实现了意见的统一:在新学年,我将重返校园。为了让这个愿望能够顺利变成现实,在治疗师阿姨的建议、鼓励和指导下,早在上学期结束前,我就试着去体验了一天的学生生活,包括使用公共厕所的蹲厕,结果要比爸爸和我预想的顺利些。此外,令我非常开心和信心大增的是,同学们不仅没有嘲笑我、故意冷落我,而是都很主动地问候、关心和争着表示愿意帮助我。


再过几天,我就要结束康复治疗了。虽然,我清楚地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与正常时有着多么大的差距和多么明显的不同;虽然,我还会时不时地幻想,这两场病根本就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过;尽管,我对未来的生活是充满了紧张、压力、不确定和害怕……但是,我必须明白、承认和接受:即使一辈子都待在康复机构,也将无法彻底改写这些无情的现实。


经过这一段与医院打交道的日子,我被迫“长大”了许多,以至于,治疗师阿姨总是打趣地说我是一个“早熟”的小大人,并不时地就这一点提醒我的爸爸。随着回家的日子日益临近,爸爸似乎变得比我还不淡定,他的性急、喜欢未雨绸缪和万事追求完美的做事态度,直接变成了对我的各种各样的要求、责备、叹息和喋喋不休。内心充满委屈和压力的我,此时很想对爸爸说:对您所承受的压力以及种种付出,我非常感恩,也会尽可能尝试着去理解和体会。我也会一次次地提醒和要求自己,尽可能去体谅您偶尔出现的情绪失控。有些话,我知道您希望我说,我也觉得我应该做到那些才好,可是,当我不能确定自己能够真的做到时,我真的不想说,也不能说。希望您充分意识到并牢牢地记得,眼下,我还是一个需要您带着耐心、怀着爱心、充满真心来陪伴,才能够健康长大的孩子!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