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5)-- 守护工作,放手爱情

  2017-08-14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今年28岁,是一家著名教育机构的活动策划及执行人。虽然平时的工作较为辛苦,加班是常有的事,但是我很享受自己为它“烧脑”为它“狂”的状态。


尽管在21岁时,我就因为血压高而被早早地扣上高血压的“帽子”,但生性乐观的我,并未因为必须过着与药为伍的日子,就不把自己当作健康人。毕竟,我的患有高血压的爷爷、奶奶双双活过了80岁才离世,而我的父亲及其兄弟姐妹五人,虽然人人患有高血压病,但他们也都好好地活着,并一直过着与正常人无异的生活。此外,在毕业、就业、工作、乃至恋爱等重大的人生事件面前,我也没有因为它而遭受过任何阻碍或歧视的经历,更膨胀了我就是“健康人”的自我意识和感觉。


然而,这样的自我意识和感觉,犹如飘在空中越升越高的氢气球,终于在2017年4月9日下午4时许的那个瞬间彻底破碎。那是在结束了一场大型的活动“路演”之后,我邀上几位同事,原打算通过骑行去郊外聚餐的方式,以庆祝又一次活动的成功策划与顺利举办,顺带放松和犒劳一下自己,不料,就在骑行不到半个小时的途中,一阵突然而至的头痛和左侧肢体乏力,让我连人带车地歪倒在地。因缺少对所发生情况严重性的判断能力和意识,我只是抱歉地决定:取消聚餐计划,请求在场的一名同事打车送我回住所休息。以至于,直到8个小时后,我才因症状的不断加重而被家人送进医院。


因为“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可能需要手术治疗,我被收住进神经外科病房。所幸的是,我成功地躲过了手术之劫,仅接受了10天的药物治疗,就被获准出院。为了寻求左侧偏瘫肢体快而好的功能恢复,我又立即主动地投入到康复治疗的“怀抱”。


我的康复治疗过程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治疗目标和治疗重点都有所不同。


第一阶段,是指病后一个月内的那段时期。这一阶段的治疗目标主要为并发症的预防、运动功能恢复的管理和促进与基础能力的获得。该阶段的治疗重点则主要包括:床上体位与肢体摆放位置的管理;理疗和以肢体被动活动为主的运动治疗;床上翻身、移动和床边坐起、站立、室内短距离步行能力的准备和训练;进食、穿衣、洗漱等自我照顾能力的训练和发展。


第二阶段,是指病后的一个月后至三个月的那段时期。这一阶段的治疗目标主要为对偏瘫肢体运动功能恢复的全面促进和管理、个人整体运动能力的发展与个人基本生活能力的获得。该阶段的治疗重点则主要包括:治疗师的手法治疗与训练;运动器材和治疗设备应用下的主、被动治疗与训练;步态控制与步行训练及上下楼梯的练习;与个人基本生活所需密切相关的活动与能力的指导和训练。


第三阶段,是指病后三个月之后至结束康复治疗的那段时期。这一阶段的治疗目标主要为工作能力的重新获得与回归性准备、偏瘫肢体运动功能恢复的继续促进和管理、个人整体运动能力与基本生活能力的巩固与提高。该阶段的治疗重点则主要包括:与工作有关之活动或任务的模拟、分析、改良与适应性训练;必要的辅助用具的选择、配备和使用训练;在不同环境和任务中,如何安全、有效地使用偏瘫肢体;教授有关能量节省和简化活动步骤、降低活动要求的基本原则与基本做法;在家居真实环境中,进行个人所需的各种生活能力的、反复的自我训练。


我不得不承认,这场疾病于我而言,就是一场属于我的“汶川大地震”。作为已近而立之年的我,深知自己既没条件、也无资格沉溺在悲伤、无助与抱怨里,所以,我理智地选择尽快地完成“灾后生活的重建”。如今,4个月过去了,在我即将重返原来的工作岗位之际,我想衷心地感谢那些,在我最困难的时光里,与我相遇并陪伴、支持与帮助过我的所有人们;我要充满感激和心怀感恩地对我的老板说,谢谢您愿意继续向我提供工作机会。最后,我也想对亲爱的她说:我不会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去挽留你,也不希望你是迫于道德约束和舆论的压力而留在我的身边,你有权利做出忠于自己内心的任何选择。因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对爱情的标准不会降低、也不会轻易地改变!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