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6)-- 心有多大,路就有多宽

  2017-08-28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在41岁那年,我被诊断为Ⅱ型糖尿病。虽然严格按照医嘱,坚持服药、定期复诊,并努力做到“管住嘴,迈开腿”,但我的血糖水平始终是在正常值之上震荡和徘徊,从来达不到理想控制的状态。


在53岁那年,因为突然发生的右侧肢体偏瘫、言语不清和血压高的症状,我又被同时贴上脑梗塞和高血压的“标签”。


面对这些前景不乐观的诊断与已产生的不良结果,我用“命中注定”的观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功地说服自己以坦然的态度接受之。


我不是“宿命论”者,之所以愿意持“命中注定”的观点,主要是对自己的原生家庭成员们进行健康状况分析后的循证结果。结果明确提示:遗传,是我患上这些疾病的最重要的、不可抗拒的和无法更改的因素。证据主要包括:我的父亲是糖尿病和高血压病患者;我的母亲患有糖尿病,并因脑梗塞而去世;在父母所生的七个子女中,基本遵循由大到小的次序,逐一被诊断为高血压病和(或)糖尿病,目前只有排行老三的那人暂时幸免;我的大姐已先我几年发生脑梗塞,其由于遗留严重的右侧肢体偏瘫和言语障碍而被迫长期入住护理院。


我是一名在大学里以教哲学课程为生的老师,多年所持的专业信念,早就让我练就了辩证、客观与理性对待生活中所发生一切的处事态度,再加上已过“知天命”的年纪,这些都有助于我能够较容易地接受这些看似不美好的现实。


然而,必须承认,正确的态度和心态并不意味着可以规避现实中的一切困难,我还是度过了一段身心俱疲的艰难时光。脑梗塞事件给我所制造的困难和生活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由于脑梗塞所造成的右侧肢体的偏瘫和言语不清,在病后的半年,我办理了病退手续,被迫提前离开自己所挚爱的教师岗位。对于自己没能坚持走完职业生涯,对工作岗位郑重地告别,我一直感到特别遗憾。其次,受到行动不便和言语表达困难的制约,喜欢与人打交道的我,渐渐远离了人群,曾经无比看重的友情、亲情也因投入减少而变得越来越淡。再者,因丈夫的工作性质为水利建筑,每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出差在外,唯一的儿子又在外地工作和成家,在无法获得家庭成员具体帮助的情况下,我必须重启自己的独居生活。通过自己长达四年的不懈坚持和努力,我从刚开始的依赖全职保姆,到仅需购买钟点工的服务,再到进一步缩短钟点工的工作时间和减少服务项目,直到现今又能够独立、安全地运行和掌控自己的全盘生活,我的内心充满骄傲和满足,也越来越适应并享受每日悠长的独处时光。


著名的哲学家笛卡尔曾经说过:世界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当我的物质世界只能是简单的模样时,我决计用余生大部分的时间,持续不断地丰富我的精神世界,继续去感受和体验他的名言“我思故我在”的伟大寓意。


非常感恩自己依然有自由思考的能力,我愿意坚定地相信:心有多大,路就有多宽!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