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57)-- 我的早期康复那些事

  2017-09-11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2017年8月18日晚上7点多钟,正与老伴坐在客厅沙发上收看电视《新闻联播》的我,突然感到左侧肢体的麻木、无力,随即出现左手不能抓握、无法站立和步行等异常情况。并不缺少医学常识的我,迅速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生了脑中风事件,于是,请求老伴立即拨打120电话,以将我紧急送往医院。很快,我被诊断为右侧脑梗塞,而入住神经内科接受抗凝、稳定动脉斑块以及营养脑神经等药物治疗,我的早期康复治疗则从8月22日就开始了。


为我提供康复治疗的人员有两位,一位是PT师,一位是OT师。在我看来,PT师所提供的治疗内容主要包括:名称不一的理疗项目,诱发和强化偏瘫肢体运动控制动作与能力的手法治疗,坐位与站位下的姿势控制和平衡练习,以及坐站转换和双腿支撑与迈步能力的训练。OT师所提供的治疗项目主要包括:床上体位与肢体位置的摆放方法与功能管理的教育,床上翻身、移动和床边坐起等动作的练习,利用健手或用健手带动偏瘫侧手的方式练习向身体的不同方向和远近不一的距离拿放物品,以及进食、穿衣、洗漱、如厕等自我照顾性活动能力的训练与针对性的安全教育。


不可否认,在经历了两周的康复治疗之后,我的功能状况较刚住院时有了明显的进步,但在回忆这两周的住院生活时,我的心中不禁升腾起强烈的悲壮感,带着委屈,含着不易。


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出发,我承认,人的生命拥有其物质和机械的一面。如果将我比作一部汽车,我就是由“一堆电线和零部件”所构成。因此,对于“汽车”(身体)因使用年限较长(年长)出现了构件的破损和性能故障而需要“修理”(生病住院)的事实,我能够较为平静地接受。


我也早就知道,脑卒中的发生几率会随着一个人年龄的增加而增加,特别是进入老龄以后。对于我来说,患有高血压病史超过10年,在75岁的年纪上才出现这种状况,我非但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有种劫后余生的小确信。


至于我内心强烈的悲壮感,主要来源于这几个方面:首先,几乎24小时不停歇的医疗、护理和康复治疗行为,给我带来许多不愉快的体验,严重干扰了我的睡眠,造成我深深的困倦与疲劳,而我似乎没有任何权利加以抗议或拒绝。其次,我需要承受由对自身情况的一无所知以及对自己身体与周围环境无法掌控而引发的恐慌、焦虑与不安。再者,因自己的日常生活完全依赖他人所产生的挫败和沮丧,由于干扰了老伴的正常生活规律和眼见得他每日奔波在家与医院之间所引发的愧疚,对于自己何时可以出院的疑问以及出院后是否有能力返回家中继续生活的担心……


好在,随着病情的持续稳定与好转,对我采取的医疗与护理措施日渐减少;好在,随着功能与能力的快速恢复和进步,我对自己的身体、周围的环境、乃至自己未来的生活的控制感与信心都在不断地上升。我有理由相信,这些悲壮感终将会从心头渐渐地退去。眼下的我,在安眠药的帮助下,不仅有了较为充足的睡眠时间,也越来越能够耐受由每天众多的康复治疗种类与项目所带来的时间、体力与意志力上的消耗。


再过一个星期,我就要结束早期康复治疗程序,而被转往专业的康复机构继续接受康复治疗。我真心希望,未来的康复治疗生活会越来越轻松,因为,我想达到的治疗目标只有一个——三个月内,我可以回归家庭,过上能够料理自我的简单生活。


但愿,我的心思有人懂;但愿,我的康复治疗目标我能做主!

 

 

(作者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