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61)-- “以长带短”,快速康复

  2018-01-08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2017年4月份,我在一年一度的例行体检中,被发现患有高血压病。因为血压高达150/100mmHg,体检医生当即建议我,必须尽快采用药物控制。然而,由于我并无不适症状,加上自己的“因前一段时间的工作太忙,晚上持续睡眠不好,所以才引发了血压的增高。如果我注意增加休息时间和采取适当的运动锻炼,一定就会好的。”的自我解释(实质是,不能接受自己有病的事实),我没有遵从医生的建议。不想,悲剧很快就发生了。


悲剧发生于2017年9月12日下午的六点左右,正在办公室里与几位同事商谈工作的我,突然感到强烈的头晕和无法克服的疲劳感,以至于不得不立即趴伏在办公桌上。我暗自希望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能够一切回复正常。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情况非但没有好转,我还出现了头痛、舌头发硬、说话困难、左臂不听使唤、左腿无法站立等异常表现。


在三位同事的帮助与陪伴下,半小时后,我躺在了某三甲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经过CT检查,明确诊断为 “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出血量为5毫升左右,随后,我被收住神经内科病房。半个月后,病情基本稳定、血压控制正常的我,因为病后遗留的“左侧肢体偏瘫”和 “口吃”转而入住康复科。


在一些老病友们、甚至是某些康复师们的眼中,我是属于康复速度快且好的那一类人。因为,经过两个半月的康复治疗,我获得了接近正常的步行能力,且左上肢已能够高举过头。对于我还明显存在的“左上肢活动费力、左手紧攥无法松开”和依旧“口吃”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似乎都“不能算作事”。病友们的解释是“毕竟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活着、能够自由地行走,已经很不错了”,而康复师们的解释是“对于一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来说,有一个好用的右上肢和手,再通过简单的学习和在一些辅助用具的帮助下,完全可以搞定一切个人与工作事务”。但是,我做不到如他们那样一般地想,也不能接受从此这样的现实,毕竟我才45岁啊!


于是,在2017年的12月12日,我心有不甘地求助于另一家康复机构,成了一名每日治疗一次的门诊病人。说起来,你也许不会相信,通过第一次的门诊康复治疗,治疗师只用了几句话就让我告别了“口吃”。他对我说:你小时候曾经历过口吃的阶段啵?你是否还在因为自己没遵从医生的建议,通过服药来控制血压而感到特别的后悔和懊恼?你是否是为了安慰老父、老母与妻儿而在竭力地让自己表现得更好一些?你一定知道,当一个人在精神紧张与大脑过度兴奋时,如在人数众多、场面庄严的场合进行演讲,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路,是很容易出差错的。


当我的精神紧张与大脑过度兴奋情形得到较好的控制后,伴随着“口吃”问题解决的,还有我左侧上肢功能的明显进步——肌肉的紧张度降低,动作变得容易而省力,手部已能够自主地握拳与松开。对我的治疗策略随之被明确锁定为:培植与充分利用功能长处,“以长带短”地发展左手的功能和全面提升个人能力;尝试着部分回归工作,并就工作中实际存在的问题给予针对性的训练。


2018年1月2日,我开启了半天工作、半天康复治疗的生活模式。工作尝试的过程与结果远比预想中的顺利和好。通过工作任务的体验与完成,以及与同事们的沟通和交流,我找到了越来越多“正常”的感觉。


此刻,我只想对自己说:放松点,少想点,珍惜,珍重!  


(作者 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