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62)-- 在乐观和现实之间寻找平衡点

  2018-01-29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201733日的这场变故,实在是来得太突然、太意外、也太猛烈。可以说,就是在一瞬间,我就从一个“健壮如牛”的人,成为了“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的患者,而且,必须接受开颅手术才得以活命的机会。


我,现年42岁,是某建筑公司的一名工程监理员。这样的工作岗位,决定了我的工作地点会随着工程项目的地理位置的变化而发生经常性的变动。这场变故的发生场所,就是在距家千里之外的、外省份的某座小县城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尽管同事将我及时地送往附近的医院,并很快地确诊,但我却先后经历了县医院没资质和能力做开颅手术而被迫转院,转院后又因意识模糊的我没有能力、同事没资格为我签署“手术同意书”而无法实施手术的被迫等待,直到妻子千里迢迢地赶来。为此,我经常会有些后怕地想:如果妻子在路途上耗时再长些,或者是我的病情再严重些,结果又会是怎样?


在病情稍稳定之后,我就被妻子冒险带回了家所在的城市,从而开启了从一家医院住到另一家医院,从一个科室转而住到另一个科室的间断性住院模式,直到2017年9月1日,这样的日子才宣告结束。我的住院诊断从开始的“左侧基底节区出血”、“高血压病”,又陆续增添上“左额颞开颅脑内血肿清除术后”、“双肺部感染”、“脑干与左侧基底节区多发性腔梗” 、“右侧偏瘫、部分运动性失语”和“继发性癫痫”,住院的科室也从“神经外科”、“神经内科”、“中医脑病科”,再到“针灸康复科”与“康复科”。作为住院数月的成效,用医生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些情况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或处在“稳步的恢复”中。我自己能够感受和认可的进步则是:脑子越来越清楚了;在“足下垂支具”的帮助下,重新获得了行走能力。


在2017年国庆节假期之后,我与妻子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想到要做“右侧偏瘫上肢的功能康复”。当我们向康复治疗师明确地提出我们的康复治疗目的时,他向我们解释说:非常理解你们的想法。基于在病后7个多月的时间里,从未对右侧偏瘫的上肢进行过任何形式的针对性和强化性康复训练,我可以理解为它的功能恢复潜能还没有被充分地挖掘,所以,我愿意尽心、尽力地陪伴你们做尝试。但是,有些不利因素有必要让你们知道:与右侧肢体运动功能相关的左侧脑部的基底节区,在二十天内接连遭受了出血和腔梗的两次损害;因长时间缺少来自于右侧肢体的信息,大脑对该侧肢体的关注度会下降、指挥意识和反应性会降低;抗癫痫药物又会降低大脑的兴奋性与对运动的控制和应答能力;目前的躯干与右肩部的控制能力和稳定性,都不能有效地支持右上肢的运动动作……我们初步达成的共识是:用三个月的时间,重点对右侧偏瘫上肢进行康复训练;我需要做的,就是积极配合治疗过程,以“愿赌服输”的态度接受最后的结果。


在三个月的治疗时间里,每次与治疗师的见面,他都会微笑着向我确认,是否还坚定地“赌”,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教我和妻子如何在家中进行重复性与强化性训练,并指导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充分使用功能有限的右上肢。


三个月的治疗结束时,虽然,我的右上肢还远没到挥动自由的状态,手部也只是能抓拳而不能主动张开,但是,我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失望,更不会承认自己是“赌输了”。因为,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它与大脑的关系正变得越来越紧密与日渐和谐,我的生活能力、在生活中的安全性以及对未来的信心,也都在稳步地提升。接下来,我会再继续三个月的康复治疗,不过此次,我会将康复目标锁定在如何尽快成为一名每日回家的工作者上。毕竟,我是认同并愿意接受康复治疗师的这一观点的:我应该在乐观与现实生活之间寻找平衡点,否则,我即使没有沦落为一个“赌徒”,也是一个对家庭缺少责任担当的人。


    (作者  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