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63)-- 由中风所引发的……

  2018-02-26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今年72岁。在生命的前62年,我是个生在内蒙、长在内蒙、一直在内蒙生活和工作的人。内蒙于我来说,既是我熟悉、习惯、能够自由生活的地方,也是我身体与精神最容易获得放松的家园。


62岁那年,随着外孙的出生,我与老伴接受了女儿、女婿的召唤,来到了名叫南京的城市,并从此开启了服务小家庭的生活模式。我与老伴所做的,也应该是处于我们这个年纪的、大多数人的共同经历。因为,正在承受空前高的工作与经济双重压力的下一代们,如果没有我们的奉献精神和用力的帮衬与托举,他们真的是难以经营有孩子的家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机器的老化和破损情况日渐显现。先是患上了高血压,接着是糖尿病,再接着是冠心病。我所做的,似乎只是被动地接受这些诊断,然后,按照医嘱服药、自我监测血压、血糖等指标,每日进行一些自我定量式的运动锻炼,而很少主动地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患上这些病?哪些因素是自己可以加以控制的?采取什么行动有可能减轻疾病进展速度和后果?


2017年11月19日的早晨,在每日例行的去往某公园晨练的途中,我突然出现言语不清、右侧肢体乏力的情形,而被好心的路人紧急送往医院,并经头颅CT确诊为“两侧基底节区脑梗塞”。在神经内科病房住了十天之后,我就因为“病情稳定,血压、血糖、血粘度等临床指标基本正常,言语及右侧肢体运动功能损伤轻微”,而顺利获得了出院回家的资格。然而,我并不为此感到高兴,内心反而是充满担心、恐惧,甚至是有些崩溃的。我担心受损的功能不能够恢复正常,我恐惧中风会再次复发、我会突然死去,我有些崩溃自己有可能从一个家庭奉献者转而成为家人的负担……


“沉默寡言,外强中干”是我给自己贴了多年的标签。这场病以来,我从没有主动地向医护人员询问过与疾病相关的问题和索求过帮助,也没有与家人讨论过病情、各自的感受、想法与日后可能面临的现实问题。我宁愿通过自己的眼睛、感觉去看、去揣测和感受外界的一切,我将自己深深地包裹和隐藏起来。令我感到不安和悲伤的是,医生眼中的“轻微的言语及右侧肢体运动功能损伤”,却是我自己在一举手、一投足、一说话之时,无法忽略的种种“不正常”。它不仅清晰地存在着,而且程度在 “与日俱增”。


也许,还是男人容易懂得男人的“面子与内心的苦”吧。我的“异常”首先引起了性格也比较沉默安静的女婿的注意。通过其朋友,使得我有机会与一位有着丰富的中风康复治疗经验的治疗师见了面。治疗师先是用一连串的问话,“撬开”了我的口唇,然后,又用行云流水般自然的、“善解人意”的叙述,“推开”了我紧锁的心门,再后来,又通过让我跟其模仿一系列的肢体和手部动作,加上播放手机对话录音的方式,来向我验证我对右侧肢体运动及言语功能的自我感觉是否发生了向好的变化。最后,他则微笑着告诉我:人的心理暗示,深刻影响着一个人的行动能力和自我感受;对于做同样的一件事来说,不想做与渴望做,随便做与用心做,有信心和没信心去做,结果可能是差别巨大的;不必怀疑按照医嘱服药、自我监测血压、血糖等指标以及每日进行的运动锻炼,对于自身健康维护与促进的现实意义与价值;当你放下身段,将袒露心扉、及时交流、诚实表达、理解他人变成为与家人相处的习惯时,你定会发现,亲人才是相互支持、支撑的最容易获得、也是最可靠的力量。


出于多种原因,我并没有选择规律性地去见那位康复治疗师,但是,我会记住他所说的话,并按照他的建议,尝试着去调整和改变自己的想法与活法。我还将积极、主动地去改变自己与家人相处的习惯和改善交流技巧,以让家庭生活变得更轻松和更美好!


(作者  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