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64)-- “你若用心,我定信任与配合”

  2018-03-19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我的爷爷是名高血压患者,我的父亲也是。


两年前,我36岁。当我被医生诊断为“原发性高血压”时,我竟有一丝小小的激动。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再心焦地去想,今生它会不会来或是何时会来?我总算可以彻底放下对它的心虚和等待。


打那以后,我就过上了天天“与药为伍”的生活。它带着几分“天意”而来,我则带着几分“宿命”按时地“侍奉”它,这使得它与我的“关系”从表面上看(血压数值)很和谐。


大约半年前,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驱使或控制,我突然私自做出了停服降压药的决定,自己给自己的理由是:我的血压一直都很正常,毕竟血压高才是需要服用降压药的前提条件嘛。却偏偏忘了向自己狠狠地“敲黑板”,提醒自己:所谓的“血压正常”,正是按时服用降压药的结果!停药之后,我既没有向妻子提起过这事,也从没想过应该监测一下自己的血压数值。没想到,仅仅两周之后,这个具有明显逻辑错误的决定和带有自欺性质的逃避现实行为,就令我成了一名“左侧颞叶脑出血,伴右侧肢体偏瘫”的患者。


纵是千言万语,也无法描述我曾经历过的懊恼、悔恨和对自己的愤怒与不肯原谅。我很感激妻子在这一灾难面前所表现出的镇定、勇敢、决断与担当,同时,也在她的没怪责、不抱怨中饱受了至今还未退去的、愧疚的煎熬。


在神经内科病房艰难地度过了17天之后,我带着“不服管”的右腿和“全面罢工”的右上肢和手,成了康复科的患者。为了减少自责的机会与减轻对妻子的愧疚程度,为了获得更快和更好的功能恢复,我要求治疗师们,用尽可能多的治疗和训练项目来填满我的白天时间;在治疗师们下班后的晚上和早上,我则会进行尽可能多的自我锻炼。然而,我的辛苦与努力,始终没能换得功能上的大踏步的恢复与进步。近两个多月的持续无进展,甚至引发了治疗师们对我的功能恢复的前景集体失去了信心,负责我右侧上肢和手功能训练的治疗师,更是直言不讳地劝说我去更好的康复机构,去寻找更有经验的治疗师。


经历了短暂的苦恼与迷乱之后,我与妻子决定听从治疗师的劝说,去其所推介的康复机构,为自己右侧上肢和手功能的恢复,再争取一次机会。


我选择了一位年过四十的治疗师,以开启我的新一段康复之旅。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基于基本的常识和认知:一个人经验积累的程度与其年龄关系密切。治疗师在耐心地听我讲述完自己近半年来的“故事”后,他先是客气地请求我按照他的指令,让右侧上肢和手做出相应的动作,然后,询问我在日常生活中,都让它们派了哪些用场,并就使用的状况和结果给出自我评价。后来,又笑着问我:在生病以前,你也是这么调动右上肢和手的吗?你觉得人是在费力还是不费力的情况下,更容易控制和活动自己的上肢和手呢?如果总是这么费力才能让右上肢和手动起来,你确定真的会愿意使用它们吗?你所认为的肢体功能正常,是不是意味着能够用熟悉的动作套路,较为轻松地去完成日常生活事务呢……


他还告诉我:基于你具备很好的理解与学习能力,且运动模式尚未固定、很容易被修正等有利条件,我赞同你将康复目标暂时锁定在右上肢与手的功能恢复上。我会从优化你的运动控制技巧,创造和营造多种有利于良好运动控制动作出现和发挥作用的条件和因素等方面入手,尽快释放和挖掘你的右上肢与手的功能进步的潜能,并同步提升你的功能性活动能力。你的功能进步的快与慢、多与少,不仅与我有关,更取决于你。我不仅需要你的信任,更加需要你的积极配合。


我则告诉他:你若用心,我定信任与配合!       


 

(作者  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