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健康复首页

脑卒中系列文(65)-- 让期待变得有方向

  2018-04-09

分享到:

【关于作者】笔者是省人民医院一名资深的康复治疗师。在这里,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来描述所接触过的患者在康复治疗中的心理历程和对抗疾病的一些感受,旨在与同行交流,或者给康复治疗初学者一些启发,又或者可以给患者、患者家属一些鼓励。


        作为公安战线上的一名刑侦人员,我的绝大部分的生活内容就是上班、加班,或正在去上班或加班的路上。尽管如此,如若撇开因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所心生的那份愧疚不谈,我还是非常享受这份工作的。因为,从事刑侦工作,既是我在年少时读完《福尔摩斯探案集》后就默默许下的愿望,也是我在填写高考录取志愿时所做出的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


        从业十几年来,每每我在享受工作所带来的愉悦和价值感时,我都会提醒自己是何等幸运的人:很早就明确了行动的目标,并能够将目标变成现实,且享受现实。然而,在经历了2016年12月9日所发生的那场意外事件之后,我的这种幸运还可以继续吗?


        2016年12月9日,一个我将今生难忘的日子。在那天的上午九时许,连续工作了30几小时的我,突然出现了意识模糊和右侧肢体偏瘫的症状……经头颅CT检查被明确诊断为“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并于发病的次日接受了“脑内血肿清除术”。


        因为发病与加班工作的关系密不可分,所以,没费多少周章,我就被当地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者。一旦拥有“工伤者”的身份,这就意味着,我可以享有以下的权益:全额报销住院费、医药费和治疗费;在医疗期间,可以按月享受不打折扣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在住院期间,享受70%的出公差伙食补贴。此外,根据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还享有一定额度的护理费补贴。


        固然“工伤者”的身份给予了我比较好的权益保障,也给了我一定的安全感,但我还是经历了一些与制度相关的困扰与不满意。如“工伤者”只能在指定的工伤定点机构接受医疗与康复服务,即使所指定的工伤定点机构的服务条件、水平和能力与我的实际需求不匹配,我也不能够自由选择;受到病床的周转率与使用天数的限制,我不得不在几家工伤定点机构之间进行轮转,这使得我不仅接受了很多无价值的重复检查,也让康复治疗的效果因缺少连贯性与整体性而打了折扣。


        在不同的医疗与康复机构奔波、折腾了整整一年之后,实现了独立步行和大部分生活自理能力的我,总算踏上了回归家庭生活的路。在短暂的身心修整和家庭生活适应之后,我又开启了每周一次的门诊康复治疗的新旅程,以为年轻的自己,准备和逐步赢取更加独立、自由、丰富和有意义的生活的能力。经过与康复治疗师的数次沟通与讨论,我们共同确定,门诊康复治疗的重点主要在于:生活角色的阶段性重新定位;就某个特定的角色,列出每日需要完成的基本活动或事务清单;细化功能进步的目标,发展并提供与之相适应的家居训练方案;治疗师就完成有困难的活动或事务,给予指导性建议;教育和培养我的独立与安全意识,逐渐减少家人的帮助频率和帮助量;教育和指导家人,如何正确地向我提供安全、有效和必需的帮助……


        随着一个个功能小目标的成功实现,我对现实生活的参与度在不断增加,同时,也在生活的参与过程中,积累了自信,提振了责任心与意志力。虽然,对于自己的未来生活,在短时间内也许还不能明确定位,但我已愿意带着畅想的心,去与他人讨论和探索,然后,尝试,再尝试。


        “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是著名人物罗曼 • 罗兰说过的话,谨以此作为自勉,并期待我能够真的迎来重返刑侦岗位的那一天!



(作者 戴玲)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注册